李定国在孟定站稳脚跟,多番发兵入缅迎永历帝,惜阴差阳错地错过

于是,两人分工合作,李定国率所部从孟定抵猛缅驻扎,负责招集流散各处的溃众,而白文选率将士入缅寻找永历。

李定国在孟定站稳脚跟,多番发兵入缅迎永历帝,惜阴差阳错地错过

于是,两人分工合作,李定国率所部从孟定抵猛缅驻扎,负责招集流散各处的溃众,而白文选率将士入缅寻找永历。(《小腆纪传?李定国传》,卷37,参见《三藩纪事本末》,卷4)

不久,白文选领兵进至缅境地区的磨整、雍会。

由于天气炎热,大部队转移困难,白文选命令部下卸甲解鞍,在树林中休息,只派出两名使者找寻缅甸地方官,告之他们自己这次入缅的目的只是为了接回永历皇帝。

哪承想,缅人先前看见蛮莫缅甸土官思线劫掠落的单明朝人员屡屡得手,一直垂涎眼馋,这次,看这两名使者势单力弱,就起了歹意,意图谋财害命,将这两名使者残忍地杀害了。

白文选久等不到两名使者的回音,又派十名骑兵出去打听。

这十名骑兵同样遭到了缅兵的击杀。

这时候,非但缅兵,即便是缅甸官员,在他们看来,南明皇帝都要来寻求庇护,即明朝的军队无非是一些散兵游勇,不杀白不杀。

杀了这十名骑兵,夺了马匹,听说前面树林里还有大量马匹,不由欢天喜地地纠合了百来人前来抢夺。

这下,撩拨到虎须了!

白文选喝令将士上马出击,不到三下五除二,就把这群抢马贼杀得死的死、伤的伤,直追至大金沙江江边。

大本营的缅兵缅将气得哇哇直叫,操刀抡棍,数万人倾巢而出,黑压压在江对岸列阵,准备迎战。

白文选毫无惧意,命令部下士卒砍伐树木编造筏排,渡江作战。

缅军仗着人多势众,一点也不把明军放在眼里。

缅甸主事大臣变牙简说:“汉人无状,然亦不多,须俟其尽渡,然后扼而尽歼诸江中可也。”(刘茞《狩缅纪事》)

明军撑着木筏一齐争渡。

才渡过一百多骑兵,白文选在对岸下令吹起进击号角,百骑一鼓而前,挥刀猛砍,缅军的阵脚一下便乱了。

李定国在孟定站稳脚跟,多番发兵入缅迎永历帝,惜阴差阳错地错过

白文选率主力次第渡河,全面进攻,缅军望风而溃,死伤兵万余人。

缅甸当局这才知道明军不是好惹的,赶紧收兵入城据守。

白文选有心攻城,又怕逼得缅甸人太急,他们会害了永历等人的性命,传令收兵。

缅甸官员派人质问永历:“尔到我家避难,为何杀我地方?”

永历帝看他问得没头没脑,不知道是白文选前来迎驾,莫名其妙,说道:“既是我家兵马,得敕谕自然退去。”(刘茞《狩缅纪事》)

随即,永历帝便派官员赍带敕令由缅人带着前去遣退来兵。

缅甸当局生怕永历使臣与白文选见面后会说出自己此前残杀明朝官员的卑劣行径,便打发回永历官员,另行派人将敕文送往白文选营。

白文选得了敕文,同样不得要领,但圣命难违,当天退兵了。

四月,明将广昌侯高文贵、怀仁侯吴子圣也曾率领兵马入缅迎驾,他们所走的道路与白文选不同,基本就是沿永历帝当初所走的路线。

他们才到蛮莫,就遭到了缅军的阻止。

高、吴二将可不象李定国、白文选那样瞻前顾后,直接发兵进攻。

缅军抵挡不住,又向永历帝索要退兵敕令。

永历君臣这时在缅甸刚过上一段安定的日子,“燕雀自安”,厌倦了被清军追来赶去的日子,就依请给了敕令。

李定国在孟定站稳脚跟,多番发兵入缅迎永历帝,惜阴差阳错地错过

高文贵、吴子圣接到谕旨,也不敢将“接驾”之举演变成“劫驾”,只好被迫退兵。

高文贵忧愤于心,不久病死。(刘茞《狩缅纪事》)。

永历皇帝甚至在马吉翔和太监李国泰的怂恿下发出敕令给缅甸各守关隘官员说:“朕已航闽,后有各营官兵来,可奋力剿歼。”(刘茞《狩缅纪事》)。

但李定国、白文选等人还是不死心,三番五次派遣使者或派兵前来迎接永历君臣。

1660 年(顺治十七年,永历十四年)九月,白文选率领兵马一直推进到缅甸都城阿瓦附近,距永历所在井梗仅六十里。

"李定国在孟定站稳脚跟,多番发兵入缅迎永历帝,惜阴差阳错地错过"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