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困险境,唐昭宗渴望有穿七色甲衣、驾五彩祥云的大英雄前来救驾

当然,以他的智商,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以李晔的名义下诏诸道,让他们将进贡给朝廷的赋税全部送到华州。

身困险境,唐昭宗渴望有穿七色甲衣、驾五彩祥云的大英雄前来救驾

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

韩建这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粗人,开始学起了曹操挟天子令诸侯的样子,颐指气使。当然,以他的智商,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以李晔的名义下诏诸道,让他们将进贡给朝廷的赋税全部送到华州。

诏令一出,天下骚然,各路藩镇鸡飞狗跳,破口痛骂不已,很多藩镇趁机借这件事就此与朝廷断绝了关系,不再贡赋,从此一了百了。

正在魏博对垒的朱全忠和李克用接到诏令后,对韩建这个跳梁小丑导出的这个闹剧都看不过眼,异口同声地说兴兵讨伐其“不臣”之举,但又谁都不敢从战场上撤出兵力,只是大声骂娘,过过嘴瘾,仅此而已。

李克用骂道:“韩建狗贼分明是在玩火,削弱大唐帝室对他能有什么好处?到头来还不是自掘坟墓自取灭亡?!丫日后不被李茂贞之辈弄死就被朱全忠之徒玩残!”

骂完之后,想起去年关中平乱的往事,又愤愤不平地叹道:“假使前年皇上听从了我的话,哪里还会有今日这样的事!”

朱全忠则骂道:“韩建算什么东西?屁,狗屎不如,老子搞革命的时候丫还是蛋蛋里的一坨液体呢,也敢伸手向我要贡赋!”

骂过之后,还不肯罢休,轮番派使者到华州警告恐吓韩建。

因为两人都腾不出手来管教,韩建因此得以继续胡作非为,事情越闹越大……

不过,朱全忠派使者到华州这一无心插柳之举竟然收获了一大片柳荫。

{!-- PGC_COLUMN --}

事情是这样的,宰相崔胤在华州得罪了韩建,被韩建赶出了家门,罚去湖南任武安节度使。崔胤不甘心,一双贼眼瞄来瞄去,瞄准了朱全忠,就想找个机会向朱全忠靠拢,恰好朱全忠的使者来了,就给予了热情的接待,并给朱全忠支了个招,建议朱全忠派人修缮东都洛阳的宫殿,然后向朝廷上表迎接天子车驾到洛阳。

朱全忠认为崔胤这个提议很有想象力,就依言上表朝廷,请求李晔迁都洛阳,恫吓韩建说自己准备发兵前往华州接驾。同时强调说“崔胤忠臣,不宜出外”。

朱全忠现在已经是藩镇中的无冕霸主,收到他的恐吓信后,韩建惊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生怕朱全忠入关跟他演一出“王老虎抢亲”的年度大戏,把李晔抢走,连忙催促李晔“遣使谕全忠以且宜安静”,让朱全忠不要激动,保持安静,重新任命崔胤为宰相。

朱全忠现在也就纯属虚张声势,见韩建既然作出了让步,便也就不再说话了,专心和李克用打仗。

从此,崔胤和朱全忠勾搭成奸,光荣地成为了汴州安置在中央枢纽里的一名重要线人。

李晔离开京师后,李茂贞便轰轰烈烈地引军杀入长安,一把火又把京师里面那些历经饱经战火的宫殿、市街店铺全部烧毁,很是痛痛快快地出了口恶气。

然而,当他收到了韩建传檄诸道进贡华州的消息时,顿时傻了眼了——敢情自己瞎忙了大半年,好处全都被韩建得了,自己不但没得什么好处,还落了下个“乱臣”之名,天啦,怎么会这样啊!

李茂贞心里不平衡了。

算了,既然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气也出了,还是点到即止就此收手吧,别做孽太多。

于是李茂贞便给李晔写了一封长长的悔过书,深刻地检讨了自己的错误,宣称现在长安毁坏的宫殿自己愿意一力承担,负责修缮,希望圣驾能早日回京。

李晔现在在韩建的控制之下,早已归心似箭,也不管李茂贞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就回信大力称赞了李茂贞知错就改的精神和勇气,并表达了自己要回长安的迫切心理。

而这时的韩建已经丧心病狂了,为了能彻头彻尾地操纵李晔,决定先对李晔的武装系统进行全面缷载。

897年正月初八,韩建上表称:“华州防城将控告睦、济、韶、通、彭、韩、仪、陈八王谋杀臣,劫车驾幸河东。”

李晔看见韩建在表中所指控的是所有统兵的亲王,惊惧之下,下诏传韩建见驾,想亲自试探他的真实用意。

然而韩建称疾不起,拒绝入宫。

李晔犯难了,想亲自以探病为名去韩建家家访,摸摸底,但又不合君臣之礼。李晔想来想去,只好将表交给众亲王传阅,让他们一齐去找韩建交待问题。

众亲王全吓坏了,一个个小脸儿苍白,成群结队直赴韩府。

韩建表现得很干脆:把大门关起来,不见。

第二天还给李晔上表奏称:“诸王忽然要来我的住处,恐有不测事发。经臣反复斟酌,不应与诸王相见。”又进一步指出说:“陛下以亲王典兵,将会生出祸国之乱,我认为应该迟早取消这个制度。”

接着,韩建又派出军队将李晔的行宫团团围住,名为“自保”,实是逼迫李晔解除朝廷武装。

李晔讶然,这时,才明白了韩建的真实用意,他是要将全部统兵的亲王一网打尽啊!

怎么办?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晔寻思来寻转去,最后只好诏令各王所管领的军中士兵全部解散,遣送回家,同时勒令众亲王回到十六宅,护卫甲兵则交给韩建总管。

由此,“天子之亲军尽矣”。

捧日都头李筠,当初在石门跟随护卫李晔,功劳堪数第一,可是却被韩建在华州大云桥一刀斩杀了。

八月,负责到河东联络李克用的延王李戒丕带回了一个坏消息——沙陀人已经被朱全忠套牢,无法发兵了。

韩建暗中大喜。本来他诬告众亲王时就没打算让他们继续活在世上,只是忌惮李克用才隐忍未发,现在可以放开手大干一番了。于是上书李晔道:“陛下自即位以后就与李茂贞等人闹翻,以至势成水火,这都是亲王典兵制度惹的祸啊。我为了消除这个隐患,建议解除诸王的兵权。可是诸王恩将仇报,日夜密谋造反,臣觉得,陛下到了大义灭亲的时候了。”

可以说,这时候的韩建权欲熏心,已经到了走火入魔、无法无天的程度了。

李晔气得脸色大变。

可是这时候的李晔还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连自己的生命都没什么保证,尽管怒火中烧,却无从发作,只好咬断牙齿和血吞下,愤愤不已,用沉默来表示反抗。

李晔又错了,韩建是个实干型的干部,说干就干,他既然希望众亲王从人间蒸发,就并不一定要李晔签字同意,他已经选好了地址,为众亲王量身定做了一个屠宰场了——那就是华州(今陕西省华县)城西的石隄谷,该处荆棘丛生,乱石穿空,平日人迹罕至,是个劫财越货、杀人奸尸的绝佳场所。

几天之后的一个早上,行动悄然展开。

天尚未破晓,韩建突然大发甲兵包围了十六王宅。

习惯睡懒觉的诸王尚在床上,得知被大兵包围后,不由得大惊失色,一个个披头散发,连鞋也顾不上穿,光着脚爬上屋顶墙头,号哭着“宅家救儿!”呼叫皇帝救命。

一番徒劳挣扎过后,通、沂、睦、济、韶、彭、韩、陈、覃、延、丹等十一王被韩建刀驱剑逐地赶到了石隄谷乱刀斩杀。回头,又杀气腾腾地将前宰相孙偓、朱朴等人迫走。

可怜的李晔一夜之间就成了无父无母,无兄无弟的孤儿……

接下来的岁月里,李晔在惊忧之际,登楼作《菩萨蛮》一首,诗云:

登楼延望秦宫殿,茫茫不见双飞燕,渭水一条流,千山与万丘。

野烟生碧树,陌上行人去。

何处有英雄,迎归大内中。

诗意悲愤凄怆之极,迫切地渴望有救世英雄将自己迎回长安。

这个救世大英雄到底是谁呢?

李晔希望有一天,会有一个救世大英雄穿着七色甲衣,驾着五彩祥云前来……

可是,这个大英雄会是谁呢?

那边的张全义在朱全忠的催促下,修缮东都宫殿的工程进度很快,朱全忠摩拳擦掌,展望早日将李晔迎往洛阳。

而这时李茂贞也已经开始着手修缮长安的宫殿了。

韩建深知论实力,自己远不是朱、李的对手,李晔离开华州已势不可免。

可是,到底是让李晔去洛阳还是回长安,韩建一时还没考虑好。

连接着几天,从来没失眠过的粗人韩建失眠了,睡不好,也吃不好,两只眼圈黑黑的,像个直立行走的大熊猫。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和利益权衡后,韩建决定用自己那张“旧船票”去登李茂贞那条破船。和李茂贞重修于好,继续他们那一段龌龊不堪的友谊。

他跟李晔说自己愿意“为陛下修营大内”,协助李茂贞修复长安宫殿,早日护驾回京。然后又主动写信给李克用,呼吁李克用出钱出力,为国家做贡献。

韩建这样做的另一层意思是想向李晔、主要是向李克用,表明自己“精忠报国”的决心,以防他日秋后算账。

李晔这时只求早脱樊篱,听了他的话后,不动声色,顺坡下驴地任命他为修宫阙使,接着传旨诸道配合韩建出钱出人合力修缮宫殿,至于李克用……唉,多少对他有些失望。

其实,李晔这时完全错怪了独眼龙了,那么,独眼龙到底在忙些什么呢?

"身困险境,唐昭宗渴望有穿七色甲衣、驾五彩祥云的大英雄前来救驾"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